「歷史可以被原諒,但不能遺忘」,或生命的歸零?-有關檔案、見證與記憶政治的一些哲學思考

研究成果: 雜誌貢獻文章

摘要

人類在不同的階段裡發展出不同的保存、延續與複製記憶的技術。檔案之為一種記憶技術,顯示出吾人宣稱為本體存在與歷史真實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的記憶,實為諸多論述、學科、體制與權力競逐之場域,個人記憶也因而與集體記憶縫合,但兩者之間卻也常處在矛盾衝突狀態。本文所關注的問題是:當前包括台灣在內面對「歷史創傷」的時代氛圍裡,是否充斥「檔案狂熱」、「悼念狂熱」或者「回歸根源」之潮流?解放受壓迫/抑的記憶、為受難者平反、尋求歷史正義是否成了當前不言可喻的道德律令?然而,在遺忘與記憶、壓迫與解放、寬恕與嫌惡、創傷與療癒之間,是否有諸多本體存在、政治倫理與科技文化等層面上有待釐清的錯綜複雜關係?本論文將透過傅柯、呂克爾、德希達與史提格勒等哲學思想,針對這些問題提出一些可能的思考路徑。
原文Chinese
頁(從 - 到)53-92
頁數40
期刊Wenshan Review of Literature and Culture
6
發行號2
出版狀態已發佈 - 2013

Keywords

  • 檔案
  • 寬恕
  • 記憶
  • 見證
  • 正義
  • 遺忘
  • archive
  • forgiveness
  • memory
  • witness
  • justice
  • forgetting

引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