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壁紙的魅影與黑煙囪的清掃:「醫學/文學」的「歇斯底里」想像-從「休息治療」和「談話治療」談起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論文從「休息、治療」和「談話治療」著手,作為探究「醫學/文學」的「歇斯底里」想像的起點。論文的主要研究文本包括米契爾的醫學論文《豐滿與血色》、吉爾曼的小說《黃壁紙》和其自傳《夏綠蒂‧柏金斯‧吉爾曼的生活:自傳》以及布洛伊爾的個案《安娜O.小姐》。在研究方法上,本論文計劃從精神分析、婦女研究、女性主義、文化研究、性別研究和文學評論等領域的多重角度切入。研究側重在分析治療方式所隱含的性別預設及想像,也希望透過這樣的研究來發覺醫生/女病人間的醫學知識/權力架構,以及性別與醫療方式及醫療體系的幽微處。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110-148
Number of pages39
Journal中外文學
Volume31
Issue number10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3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