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浪人生:遊民、家與公共政策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在傳統社會中,「家」被視為滿足人類基本需求場所,每個人自出生到死亡都與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家」對現代人而言,已經不再被視為是滿足個人物質與精神需求的主要來源,日常生活許多需求往往是藉由家庭以外的社會關係獲得滿足;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時代,家庭型態多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事實,「家」對每個人的意義更是產生質變與量變。在二十世紀中期,福利國家的興起使得國家成為社會資源再分配的合法管理者,國家透過各項公共政策如:遊民政策、住宅政策與社會救助法等形塑社會對「家」的想像,也影響社會大眾的「家」的生活經驗;某種程度而言,「家」已經不再是個人主觀生活經驗而已,「家」其實是公共政策的產物。這一篇文章主要是討論我國遊民政策建立在戶籍制度的審查,無法因應全球化社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需求,而殘補式的遊民服務方案更無法落實公民權的實踐。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172-198
Number of pages27
Journal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Issue number4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5

Cite this

飄浪人生:遊民、家與公共政策. / 潘淑滿.

In: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No. 4, 2005, p. 172-198.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254289bf375246abb099748ebea757bd,
title = "飄浪人生:遊民、家與公共政策",
abstract = "在傳統社會中,「家」被視為滿足人類基本需求場所,每個人自出生到死亡都與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家」對現代人而言,已經不再被視為是滿足個人物質與精神需求的主要來源,日常生活許多需求往往是藉由家庭以外的社會關係獲得滿足;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時代,家庭型態多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事實,「家」對每個人的意義更是產生質變與量變。在二十世紀中期,福利國家的興起使得國家成為社會資源再分配的合法管理者,國家透過各項公共政策如:遊民政策、住宅政策與社會救助法等形塑社會對「家」的想像,也影響社會大眾的「家」的生活經驗;某種程度而言,「家」已經不再是個人主觀生活經驗而已,「家」其實是公共政策的產物。這一篇文章主要是討論我國遊民政策建立在戶籍制度的審查,無法因應全球化社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需求,而殘補式的遊民服務方案更無法落實公民權的實踐。",
keywords = "遊民, 戶籍制度, 殘補福利, 遊民政策, 全球化, homelessness, household registration, residual welfare, homeless policy, globalization",
author = "淑滿 潘",
year = "2005",
doi = "10.29814/TSW.200507.0007",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172--198",
journal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issn = "1811-0681",
publisher = "臺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中華民國醫務社會工作協會、中華民國社會工作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number = "4",

}

TY - JOUR

T1 - 飄浪人生:遊民、家與公共政策

AU - 潘, 淑滿

PY - 2005

Y1 - 2005

N2 - 在傳統社會中,「家」被視為滿足人類基本需求場所,每個人自出生到死亡都與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家」對現代人而言,已經不再被視為是滿足個人物質與精神需求的主要來源,日常生活許多需求往往是藉由家庭以外的社會關係獲得滿足;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時代,家庭型態多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事實,「家」對每個人的意義更是產生質變與量變。在二十世紀中期,福利國家的興起使得國家成為社會資源再分配的合法管理者,國家透過各項公共政策如:遊民政策、住宅政策與社會救助法等形塑社會對「家」的想像,也影響社會大眾的「家」的生活經驗;某種程度而言,「家」已經不再是個人主觀生活經驗而已,「家」其實是公共政策的產物。這一篇文章主要是討論我國遊民政策建立在戶籍制度的審查,無法因應全球化社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需求,而殘補式的遊民服務方案更無法落實公民權的實踐。

AB - 在傳統社會中,「家」被視為滿足人類基本需求場所,每個人自出生到死亡都與家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然而,「家」對現代人而言,已經不再被視為是滿足個人物質與精神需求的主要來源,日常生活許多需求往往是藉由家庭以外的社會關係獲得滿足;到了二十一世紀全球化的時代,家庭型態多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事實,「家」對每個人的意義更是產生質變與量變。在二十世紀中期,福利國家的興起使得國家成為社會資源再分配的合法管理者,國家透過各項公共政策如:遊民政策、住宅政策與社會救助法等形塑社會對「家」的想像,也影響社會大眾的「家」的生活經驗;某種程度而言,「家」已經不再是個人主觀生活經驗而已,「家」其實是公共政策的產物。這一篇文章主要是討論我國遊民政策建立在戶籍制度的審查,無法因應全球化社會變遷與人口流動的需求,而殘補式的遊民服務方案更無法落實公民權的實踐。

KW - 遊民

KW - 戶籍制度

KW - 殘補福利

KW - 遊民政策

KW - 全球化

KW - homelessness

KW - household registration

KW - residual welfare

KW - homeless policy

KW - globalization

U2 - 10.29814/TSW.200507.0007

DO - 10.29814/TSW.200507.0007

M3 - 文章

SP - 172

EP - 198

JO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JF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SN - 1811-0681

IS - 4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