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1930、1940年代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的中譯及改寫──兼論「女誡扇」之意涵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1920年佐藤春夫來臺旅行,1925年5月《女誡扇綺譚》發表在雜誌《女性》,1926年出版單行本,1936年收錄到作品集《霧社》中。其中文譯本在1930年由蕭林翻譯後,連續五期刊載在《學生雜誌》,這可能是目前最早見到的中譯本,至1940年代末,二戰結束,《女誡扇綺譚》為徐卓呆改寫成〈赤嵌鬼語〉,且擬改編為電影拍攝。佐藤春夫將旅行臺灣途中所聽聞故事予以改寫,深化了作品的浪漫要素及社會要素,而他本人對中國、臺灣的認識,從文學足跡可追尋其各個時期對中臺文學的理解,以及產生這種理解的原因,尤其戰爭期的佐藤對中國的認知、批評與之前的態度,呈現出相當巨大的反差,中國文壇作家也普遍認為佐藤春夫已成為狂熱的軍國主義歌頌者。然而戰爭結束兩年多時光,其小說《女誡扇綺譚》卻為徐卓呆改寫為小說〈赤嵌鬼語〉,不能說不是個異數。緣此本文擬探討蕭林中譯本及徐卓呆改寫本出現的背景,以及譯寫成就如何?而改寫本進行了什麼樣的改寫?此外,延伸交代二戰後,該作影響力仍持續未歇,邱永漢、賴傳鑑閱讀興味濃厚,並從中獲致啟發,此後,又有林水福、邱若山之譯文。最後,本文進一步討論與小說密切關聯而迄今仍被忽視的「扇子」,以見小說緊密精緻的融合貫串作用。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215-239
Number of pages25
Journal東吳中文學報
Issue number3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6

Cite this

@article{20e54d58de394e9a8441c6aeefef543d,
title = "關於1930、1940年代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的中譯及改寫──兼論「女誡扇」之意涵",
abstract = "1920年佐藤春夫來臺旅行,1925年5月《女誡扇綺譚》發表在雜誌《女性》,1926年出版單行本,1936年收錄到作品集《霧社》中。其中文譯本在1930年由蕭林翻譯後,連續五期刊載在《學生雜誌》,這可能是目前最早見到的中譯本,至1940年代末,二戰結束,《女誡扇綺譚》為徐卓呆改寫成〈赤嵌鬼語〉,且擬改編為電影拍攝。佐藤春夫將旅行臺灣途中所聽聞故事予以改寫,深化了作品的浪漫要素及社會要素,而他本人對中國、臺灣的認識,從文學足跡可追尋其各個時期對中臺文學的理解,以及產生這種理解的原因,尤其戰爭期的佐藤對中國的認知、批評與之前的態度,呈現出相當巨大的反差,中國文壇作家也普遍認為佐藤春夫已成為狂熱的軍國主義歌頌者。然而戰爭結束兩年多時光,其小說《女誡扇綺譚》卻為徐卓呆改寫為小說〈赤嵌鬼語〉,不能說不是個異數。緣此本文擬探討蕭林中譯本及徐卓呆改寫本出現的背景,以及譯寫成就如何?而改寫本進行了什麼樣的改寫?此外,延伸交代二戰後,該作影響力仍持續未歇,邱永漢、賴傳鑑閱讀興味濃厚,並從中獲致啟發,此後,又有林水福、邱若山之譯文。最後,本文進一步討論與小說密切關聯而迄今仍被忽視的「扇子」,以見小說緊密精緻的融合貫串作用。",
keywords = "佐藤春夫, 女誡扇綺譚, 廢墟書寫, 翻譯, 改寫, Haruo Sato, Nu Jie Shan Qi Tan, ruins literature, translation, adaptation",
author = "許, {俊雅(Chun-Ya Hsu)}",
year = "2016",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215--239",
journal = "東吳中文學報",
issn = "1027-1163",
publisher = "東吳大學中文系",
number = "32",

}

TY - JOUR

T1 - 關於1930、1940年代佐藤春夫《女誡扇綺譚》的中譯及改寫──兼論「女誡扇」之意涵

AU - 許, 俊雅(Chun-Ya Hsu)

PY - 2016

Y1 - 2016

N2 - 1920年佐藤春夫來臺旅行,1925年5月《女誡扇綺譚》發表在雜誌《女性》,1926年出版單行本,1936年收錄到作品集《霧社》中。其中文譯本在1930年由蕭林翻譯後,連續五期刊載在《學生雜誌》,這可能是目前最早見到的中譯本,至1940年代末,二戰結束,《女誡扇綺譚》為徐卓呆改寫成〈赤嵌鬼語〉,且擬改編為電影拍攝。佐藤春夫將旅行臺灣途中所聽聞故事予以改寫,深化了作品的浪漫要素及社會要素,而他本人對中國、臺灣的認識,從文學足跡可追尋其各個時期對中臺文學的理解,以及產生這種理解的原因,尤其戰爭期的佐藤對中國的認知、批評與之前的態度,呈現出相當巨大的反差,中國文壇作家也普遍認為佐藤春夫已成為狂熱的軍國主義歌頌者。然而戰爭結束兩年多時光,其小說《女誡扇綺譚》卻為徐卓呆改寫為小說〈赤嵌鬼語〉,不能說不是個異數。緣此本文擬探討蕭林中譯本及徐卓呆改寫本出現的背景,以及譯寫成就如何?而改寫本進行了什麼樣的改寫?此外,延伸交代二戰後,該作影響力仍持續未歇,邱永漢、賴傳鑑閱讀興味濃厚,並從中獲致啟發,此後,又有林水福、邱若山之譯文。最後,本文進一步討論與小說密切關聯而迄今仍被忽視的「扇子」,以見小說緊密精緻的融合貫串作用。

AB - 1920年佐藤春夫來臺旅行,1925年5月《女誡扇綺譚》發表在雜誌《女性》,1926年出版單行本,1936年收錄到作品集《霧社》中。其中文譯本在1930年由蕭林翻譯後,連續五期刊載在《學生雜誌》,這可能是目前最早見到的中譯本,至1940年代末,二戰結束,《女誡扇綺譚》為徐卓呆改寫成〈赤嵌鬼語〉,且擬改編為電影拍攝。佐藤春夫將旅行臺灣途中所聽聞故事予以改寫,深化了作品的浪漫要素及社會要素,而他本人對中國、臺灣的認識,從文學足跡可追尋其各個時期對中臺文學的理解,以及產生這種理解的原因,尤其戰爭期的佐藤對中國的認知、批評與之前的態度,呈現出相當巨大的反差,中國文壇作家也普遍認為佐藤春夫已成為狂熱的軍國主義歌頌者。然而戰爭結束兩年多時光,其小說《女誡扇綺譚》卻為徐卓呆改寫為小說〈赤嵌鬼語〉,不能說不是個異數。緣此本文擬探討蕭林中譯本及徐卓呆改寫本出現的背景,以及譯寫成就如何?而改寫本進行了什麼樣的改寫?此外,延伸交代二戰後,該作影響力仍持續未歇,邱永漢、賴傳鑑閱讀興味濃厚,並從中獲致啟發,此後,又有林水福、邱若山之譯文。最後,本文進一步討論與小說密切關聯而迄今仍被忽視的「扇子」,以見小說緊密精緻的融合貫串作用。

KW - 佐藤春夫

KW - 女誡扇綺譚

KW - 廢墟書寫

KW - 翻譯

KW - 改寫

KW - Haruo Sato

KW - Nu Jie Shan Qi Tan

KW - ruins literature

KW - translation

KW - adaptation

M3 - 文章

SP - 215

EP - 239

JO - 東吳中文學報

JF - 東吳中文學報

SN - 1027-1163

IS - 32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