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遊的共鳴:《兩個芙烈達‧卡蘿》、《驅魔》的自我定位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台灣旅遊敘事蘊含豐盈的主題與創新的形式,隱喻空間與心境的互涉。作家善用遊記與小說的交相纏繞,於旅人移動及場景轉換上產生超越文體特質的藝術效果。例如施叔青《兩個芙烈達‧卡蘿》(2001)以西班牙及葡萄牙之旅為經、並與墨西哥女畫家芙烈達‧卡蘿的對話為緯,透露作者對於認同與創作的思索。台灣與墨西哥受到大航海時代海權爭奪的影響,皆經歷西班牙殖民的命運。施叔青在面對天安門事件後的身分認同焦慮,將自己拋離熟悉的環境,逃開壓抑的氛圍後,透過此書從他方反饋家鄉。另一部作品《驅魔》(2005)則是義大利景點的遊記結合小說,呈現虛實交錯的結構。以小說人物追尋已逝青春及慾求為素材,女作家藉由後設的書寫策略,試圖驅逐心魔並自我實現。旅遊書寫多以實地跨界之旅為軸線,不僅與人物親密跨時空心靈交流,並呈現反芻國族命運史及性別認同的特殊質性。故本文分析家國大敘事到個人離散經驗及創作史的小敘事,從遠遊的距離和視角、小說中的國族與性別兩層面,以呈現施叔青遠遊書寫的特色。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69-98
Number of pages30
JournalWenshan Review of Literature and Culture
Volume10
Issue number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6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