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音樂對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 最大重量負荷與運動情緒的影響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緒論:音樂逐漸被使用在運動過程中,並被視為能夠增進運動表現。聆聽音樂時,運動的強度、運動者的訓練程度以及音樂內容的選擇都可能影響音樂促進運動表現之效益。然而,目前尚無研究探討聆聽音樂對從事不同阻力運動強度時的表現影響。故本文目的為探討在進行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聆聽快節奏(> 120 bpm)自選中文音樂是否能增加蹲舉時的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運動情緒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數值。方法:本研究採用重複量數與對抗平衡的方式,讓12名無阻力訓練經驗的健康男性(年齡:22.4 ± 1.6歲、身高:172.3 ± 6.6公分、體重:67.9 ± 9.6公斤)在有無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時,於史密斯機器上分別進行6RM (repetition maximum)與15RM蹲舉測驗(共四次正式測驗),並記錄每次測驗時之最大重量負荷、RPE數值以及盤斯情緒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e, POMS)。另外,藉由位移計收集槓鈴的位移與時間資料,進一步計算蹲舉向心收縮階段的平均力量峰值。結果:進行6RM與15RM蹲舉測驗後,最大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各分項的POMS情緒量表指標以及RPE數值在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與無聆聽音樂處理時無顯著差異(p > .05)。然而,當聆聽音樂進行6RM測驗後,代表整體情緒的心情干擾指標(86.9 ± 7.3 vs. 92.0 ± 9.1, p < .05)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另外,在聆聽音樂時,6RM蹲舉測驗前後的疲勞指標變化量,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時的變化量(-0.4 ± 4.5 vs. 2.0 ± 4.7, p < .05);但是,在進行15RM蹲舉測驗前後,聆聽音樂與否則無顯著差異。結論: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並無法增進未受過阻力訓練者在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的最大重量負荷與平均向心力量峰值表現,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然而,在進行高強度低反覆的6RM蹲舉測驗時,聆聽音樂能夠提升部分的運動情緒。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269-282
Number of pages14
Journal體育學報
Volume50
Issue number3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7

Cite this

聆聽音樂對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 最大重量負荷與運動情緒的影響. / 莊子霑; 何仁育(Jen-Yu Ho); 鄭景峰(Ching-Feng Cheng).

In: 體育學報, Vol. 50, No. 3, 2017, p. 269-282.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c6a8cba5248340d88d4d024d257bdac4,
title = "聆聽音樂對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 最大重量負荷與運動情緒的影響",
abstract = "緒論:音樂逐漸被使用在運動過程中,並被視為能夠增進運動表現。聆聽音樂時,運動的強度、運動者的訓練程度以及音樂內容的選擇都可能影響音樂促進運動表現之效益。然而,目前尚無研究探討聆聽音樂對從事不同阻力運動強度時的表現影響。故本文目的為探討在進行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聆聽快節奏(> 120 bpm)自選中文音樂是否能增加蹲舉時的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運動情緒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數值。方法:本研究採用重複量數與對抗平衡的方式,讓12名無阻力訓練經驗的健康男性(年齡:22.4 ± 1.6歲、身高:172.3 ± 6.6公分、體重:67.9 ± 9.6公斤)在有無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時,於史密斯機器上分別進行6RM (repetition maximum)與15RM蹲舉測驗(共四次正式測驗),並記錄每次測驗時之最大重量負荷、RPE數值以及盤斯情緒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e, POMS)。另外,藉由位移計收集槓鈴的位移與時間資料,進一步計算蹲舉向心收縮階段的平均力量峰值。結果:進行6RM與15RM蹲舉測驗後,最大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各分項的POMS情緒量表指標以及RPE數值在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與無聆聽音樂處理時無顯著差異(p > .05)。然而,當聆聽音樂進行6RM測驗後,代表整體情緒的心情干擾指標(86.9 ± 7.3 vs. 92.0 ± 9.1, p < .05)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另外,在聆聽音樂時,6RM蹲舉測驗前後的疲勞指標變化量,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時的變化量(-0.4 ± 4.5 vs. 2.0 ± 4.7, p < .05);但是,在進行15RM蹲舉測驗前後,聆聽音樂與否則無顯著差異。結論: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並無法增進未受過阻力訓練者在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的最大重量負荷與平均向心力量峰值表現,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然而,在進行高強度低反覆的6RM蹲舉測驗時,聆聽音樂能夠提升部分的運動情緒。",
keywords = "阻力運動, 自選音樂, 平均向心力量峰值, 盤斯情緒量表, resistance exercise, self-selected music, peak concentric force, POMS scale",
author = "子霑 莊 and 何, {仁育(Jen-Yu Ho)} and 鄭, {景峰(Ching-Feng Cheng)}",
year = "2017",
doi = "10.3966/102472972017095003003",
language = "Chinese",
volume = "50",
pages = "269--282",
journal = "體育學報",
issn = "1024-7297",
publisher = "中華民國體育學會",
number = "3",

}

TY - JOUR

T1 - 聆聽音樂對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 最大重量負荷與運動情緒的影響

AU - 莊, 子霑

AU - 何, 仁育(Jen-Yu Ho)

AU - 鄭, 景峰(Ching-Feng Cheng)

PY - 2017

Y1 - 2017

N2 - 緒論:音樂逐漸被使用在運動過程中,並被視為能夠增進運動表現。聆聽音樂時,運動的強度、運動者的訓練程度以及音樂內容的選擇都可能影響音樂促進運動表現之效益。然而,目前尚無研究探討聆聽音樂對從事不同阻力運動強度時的表現影響。故本文目的為探討在進行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聆聽快節奏(> 120 bpm)自選中文音樂是否能增加蹲舉時的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運動情緒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數值。方法:本研究採用重複量數與對抗平衡的方式,讓12名無阻力訓練經驗的健康男性(年齡:22.4 ± 1.6歲、身高:172.3 ± 6.6公分、體重:67.9 ± 9.6公斤)在有無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時,於史密斯機器上分別進行6RM (repetition maximum)與15RM蹲舉測驗(共四次正式測驗),並記錄每次測驗時之最大重量負荷、RPE數值以及盤斯情緒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e, POMS)。另外,藉由位移計收集槓鈴的位移與時間資料,進一步計算蹲舉向心收縮階段的平均力量峰值。結果:進行6RM與15RM蹲舉測驗後,最大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各分項的POMS情緒量表指標以及RPE數值在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與無聆聽音樂處理時無顯著差異(p > .05)。然而,當聆聽音樂進行6RM測驗後,代表整體情緒的心情干擾指標(86.9 ± 7.3 vs. 92.0 ± 9.1, p < .05)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另外,在聆聽音樂時,6RM蹲舉測驗前後的疲勞指標變化量,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時的變化量(-0.4 ± 4.5 vs. 2.0 ± 4.7, p < .05);但是,在進行15RM蹲舉測驗前後,聆聽音樂與否則無顯著差異。結論: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並無法增進未受過阻力訓練者在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的最大重量負荷與平均向心力量峰值表現,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然而,在進行高強度低反覆的6RM蹲舉測驗時,聆聽音樂能夠提升部分的運動情緒。

AB - 緒論:音樂逐漸被使用在運動過程中,並被視為能夠增進運動表現。聆聽音樂時,運動的強度、運動者的訓練程度以及音樂內容的選擇都可能影響音樂促進運動表現之效益。然而,目前尚無研究探討聆聽音樂對從事不同阻力運動強度時的表現影響。故本文目的為探討在進行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聆聽快節奏(> 120 bpm)自選中文音樂是否能增加蹲舉時的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運動情緒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rating of perceived exertion, RPE)數值。方法:本研究採用重複量數與對抗平衡的方式,讓12名無阻力訓練經驗的健康男性(年齡:22.4 ± 1.6歲、身高:172.3 ± 6.6公分、體重:67.9 ± 9.6公斤)在有無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時,於史密斯機器上分別進行6RM (repetition maximum)與15RM蹲舉測驗(共四次正式測驗),並記錄每次測驗時之最大重量負荷、RPE數值以及盤斯情緒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e, POMS)。另外,藉由位移計收集槓鈴的位移與時間資料,進一步計算蹲舉向心收縮階段的平均力量峰值。結果:進行6RM與15RM蹲舉測驗後,最大重量負荷、平均向心力量峰值、各分項的POMS情緒量表指標以及RPE數值在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與無聆聽音樂處理時無顯著差異(p > .05)。然而,當聆聽音樂進行6RM測驗後,代表整體情緒的心情干擾指標(86.9 ± 7.3 vs. 92.0 ± 9.1, p < .05)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另外,在聆聽音樂時,6RM蹲舉測驗前後的疲勞指標變化量,顯著低於無聆聽音樂時的變化量(-0.4 ± 4.5 vs. 2.0 ± 4.7, p < .05);但是,在進行15RM蹲舉測驗前後,聆聽音樂與否則無顯著差異。結論:聆聽快節奏自選音樂並無法增進未受過阻力訓練者在不同蹲舉運動強度下的最大重量負荷與平均向心力量峰值表現,以及降低運動自覺努力強度;然而,在進行高強度低反覆的6RM蹲舉測驗時,聆聽音樂能夠提升部分的運動情緒。

KW - 阻力運動

KW - 自選音樂

KW - 平均向心力量峰值

KW - 盤斯情緒量表

KW - resistance exercise

KW - self-selected music

KW - peak concentric force

KW - POMS scale

U2 - 10.3966/102472972017095003003

DO - 10.3966/102472972017095003003

M3 - 文章

VL - 50

SP - 269

EP - 282

JO - 體育學報

JF - 體育學報

SN - 1024-7297

IS - 3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