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或虛構?/新聞或小說?-《臺灣日日新報》轉載《申報》新聞體小說的過程與理解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文處理《臺灣日日新報》在1920年代中興起的新聞體小說,這個時期正是臺灣新文學開始萌芽階段,臺灣白話文小說正以快速前進姿態闖入文壇,但《臺灣日日新報》卻選擇了《申報》的文言新聞體小說,甚至直接轉錄社會新聞,文本的因襲和變異改寫皆不多。本文推論其從昔日時空的文言筆記小說體,轉折為現實生活中人情世態、男女戀情、姦殺、綁架、詐騙等庶民生活的題材,其中過程及日本殖民體制的策略考量,並與其他報刊同時期轉錄《申報》作品相比較,益見《臺灣日日新報》選自尚保留文言系統的《申報》本埠新聞及「自由談」的新聞體小說,除了對類似偵探、公案小說情節的娛樂遣閒外,背後既是對漢文的操作,同時也是配合日華親善下的另種手段-認識中國。此外,分析《臺灣日日新報》上的「新聞體小說」轉載及改寫的敘述策略,乃是將《申報》原作的筆記體小說強調的徵實觀念抹去,取而代之是一種似新聞又似小說的作品,而這類「新聞」,經過傳播移植及改寫,早已成為「舊聞」,因此《臺灣日日新報》上的作品,成為一種很奇怪的拼湊組合,究竟是新聞或小說?是真實或虛構?這形成了臺灣文學史一道特殊景觀,不容忽視。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245-270
Number of pages26
Journal東吳中文學報
Issue number28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4

Cite this

@article{b04dfe7b3b9b40f3a96f13c1d36ef37a,
title = "真實或虛構?/新聞或小說?-《臺灣日日新報》轉載《申報》新聞體小說的過程與理解",
abstract = "本文處理《臺灣日日新報》在1920年代中興起的新聞體小說,這個時期正是臺灣新文學開始萌芽階段,臺灣白話文小說正以快速前進姿態闖入文壇,但《臺灣日日新報》卻選擇了《申報》的文言新聞體小說,甚至直接轉錄社會新聞,文本的因襲和變異改寫皆不多。本文推論其從昔日時空的文言筆記小說體,轉折為現實生活中人情世態、男女戀情、姦殺、綁架、詐騙等庶民生活的題材,其中過程及日本殖民體制的策略考量,並與其他報刊同時期轉錄《申報》作品相比較,益見《臺灣日日新報》選自尚保留文言系統的《申報》本埠新聞及「自由談」的新聞體小說,除了對類似偵探、公案小說情節的娛樂遣閒外,背後既是對漢文的操作,同時也是配合日華親善下的另種手段-認識中國。此外,分析《臺灣日日新報》上的「新聞體小說」轉載及改寫的敘述策略,乃是將《申報》原作的筆記體小說強調的徵實觀念抹去,取而代之是一種似新聞又似小說的作品,而這類「新聞」,經過傳播移植及改寫,早已成為「舊聞」,因此《臺灣日日新報》上的作品,成為一種很奇怪的拼湊組合,究竟是新聞或小說?是真實或虛構?這形成了臺灣文學史一道特殊景觀,不容忽視。",
keywords = "日治, 報刊雜誌, 申報, 新聞體小說, 臺灣文學, Taiwan under Japanese rule, newspaper and magazine, "Shun Pao", novel in newspaper and magazine form, Taiwanese literature",
author = "許, {俊雅(Chun-Ya Hsu)}",
year = "2014",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245--270",
journal = "東吳中文學報",
issn = "1027-1163",
publisher = "東吳大學中文系",
number = "28",

}

TY - JOUR

T1 - 真實或虛構?/新聞或小說?-《臺灣日日新報》轉載《申報》新聞體小說的過程與理解

AU - 許, 俊雅(Chun-Ya Hsu)

PY - 2014

Y1 - 2014

N2 - 本文處理《臺灣日日新報》在1920年代中興起的新聞體小說,這個時期正是臺灣新文學開始萌芽階段,臺灣白話文小說正以快速前進姿態闖入文壇,但《臺灣日日新報》卻選擇了《申報》的文言新聞體小說,甚至直接轉錄社會新聞,文本的因襲和變異改寫皆不多。本文推論其從昔日時空的文言筆記小說體,轉折為現實生活中人情世態、男女戀情、姦殺、綁架、詐騙等庶民生活的題材,其中過程及日本殖民體制的策略考量,並與其他報刊同時期轉錄《申報》作品相比較,益見《臺灣日日新報》選自尚保留文言系統的《申報》本埠新聞及「自由談」的新聞體小說,除了對類似偵探、公案小說情節的娛樂遣閒外,背後既是對漢文的操作,同時也是配合日華親善下的另種手段-認識中國。此外,分析《臺灣日日新報》上的「新聞體小說」轉載及改寫的敘述策略,乃是將《申報》原作的筆記體小說強調的徵實觀念抹去,取而代之是一種似新聞又似小說的作品,而這類「新聞」,經過傳播移植及改寫,早已成為「舊聞」,因此《臺灣日日新報》上的作品,成為一種很奇怪的拼湊組合,究竟是新聞或小說?是真實或虛構?這形成了臺灣文學史一道特殊景觀,不容忽視。

AB - 本文處理《臺灣日日新報》在1920年代中興起的新聞體小說,這個時期正是臺灣新文學開始萌芽階段,臺灣白話文小說正以快速前進姿態闖入文壇,但《臺灣日日新報》卻選擇了《申報》的文言新聞體小說,甚至直接轉錄社會新聞,文本的因襲和變異改寫皆不多。本文推論其從昔日時空的文言筆記小說體,轉折為現實生活中人情世態、男女戀情、姦殺、綁架、詐騙等庶民生活的題材,其中過程及日本殖民體制的策略考量,並與其他報刊同時期轉錄《申報》作品相比較,益見《臺灣日日新報》選自尚保留文言系統的《申報》本埠新聞及「自由談」的新聞體小說,除了對類似偵探、公案小說情節的娛樂遣閒外,背後既是對漢文的操作,同時也是配合日華親善下的另種手段-認識中國。此外,分析《臺灣日日新報》上的「新聞體小說」轉載及改寫的敘述策略,乃是將《申報》原作的筆記體小說強調的徵實觀念抹去,取而代之是一種似新聞又似小說的作品,而這類「新聞」,經過傳播移植及改寫,早已成為「舊聞」,因此《臺灣日日新報》上的作品,成為一種很奇怪的拼湊組合,究竟是新聞或小說?是真實或虛構?這形成了臺灣文學史一道特殊景觀,不容忽視。

KW - 日治

KW - 報刊雜誌

KW - 申報

KW - 新聞體小說

KW - 臺灣文學

KW - Taiwan under Japanese rule

KW - newspaper and magazine

KW - "Shun Pao"

KW - novel in newspaper and magazine form

KW - Taiwanese literature

M3 - 文章

SP - 245

EP - 270

JO - 東吳中文學報

JF - 東吳中文學報

SN - 1027-1163

IS - 28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