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似性、差異性與再現的複製:清代書寫臺灣原住民形象之論述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十七世紀臺南一帶的原住民接受過荷蘭人的教育訓練,能夠使用羅馬字將自己的母語拼音成文字,也就是清朝人所說的「紅毛字」,或後代學者稱的「新港語」。從歷史文件可以知道,在荷蘭人離開臺灣一百五十多年之後,這些西拉雅族還會使用羅馬字拼寫他們自己的母語。到目前為止,清代的原住民的資料,除了傳教士之外,其餘就是清代宦遊文人所留下。本文所採用的材料,只限於清代宦遊文人的作品。本文的研究方法,受益於薩伊德(Edward W. Said)、法農(Frantz Fanon)、傅柯(Michel Foucault)等學者的理論視野。筆者對於清代臺灣文學的書寫原住民(écriture sur l'aborigène),作全面性的考古學網絡(réseau archéologique)的考察,而所處理的材料,就是當時來自中國的文人對於原住民的書寫資料,他們筆下所呈現的原住民形象(image),漢字書寫對於異民族的「再現」(représentation),他們以怎樣的認識模式(épistémè)來觀看與了解原住民,而「再現的複製」似乎置換了真正的存在的原住民,且具有文化的偏見(préjugé)。本文分別從相似性(ressemblances)、差異性(différences)、再現的複製(représentation redoublée)等三個角度切入,反省臺灣文學中關於「他者」的再現問題。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91-111
Number of pages21
Journal博物館學季刊
Volume17
Issue number3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3

Cite this

相似性、差異性與再現的複製:清代書寫臺灣原住民形象之論述. / 陳龍廷(Long-Ting Chen).

In: 博物館學季刊, Vol. 17, No. 3, 2003, p. 91-111.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3aa5fe1845914e0e937fbf04832e2b3e,
title = "相似性、差異性與再現的複製:清代書寫臺灣原住民形象之論述",
abstract = "十七世紀臺南一帶的原住民接受過荷蘭人的教育訓練,能夠使用羅馬字將自己的母語拼音成文字,也就是清朝人所說的「紅毛字」,或後代學者稱的「新港語」。從歷史文件可以知道,在荷蘭人離開臺灣一百五十多年之後,這些西拉雅族還會使用羅馬字拼寫他們自己的母語。到目前為止,清代的原住民的資料,除了傳教士之外,其餘就是清代宦遊文人所留下。本文所採用的材料,只限於清代宦遊文人的作品。本文的研究方法,受益於薩伊德(Edward W. Said)、法農(Frantz Fanon)、傅柯(Michel Foucault)等學者的理論視野。筆者對於清代臺灣文學的書寫原住民({\'e}criture sur l'aborig{\`e}ne),作全面性的考古學網絡(r{\'e}seau arch{\'e}ologique)的考察,而所處理的材料,就是當時來自中國的文人對於原住民的書寫資料,他們筆下所呈現的原住民形象(image),漢字書寫對於異民族的「再現」(repr{\'e}sentation),他們以怎樣的認識模式({\'e}pist{\'e}m{\`e})來觀看與了解原住民,而「再現的複製」似乎置換了真正的存在的原住民,且具有文化的偏見(pr{\'e}jug{\'e})。本文分別從相似性(ressemblances)、差異性(diff{\'e}rences)、再現的複製(repr{\'e}sentation redoubl{\'e}e)等三個角度切入,反省臺灣文學中關於「他者」的再現問題。",
author = "陳, {龍廷(Long-Ting Chen)}",
year = "2003",
language = "Chinese",
volume = "17",
pages = "91--111",
journal = "博物館學季刊",
issn = "1029-3140",
publisher =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number = "3",

}

TY - JOUR

T1 - 相似性、差異性與再現的複製:清代書寫臺灣原住民形象之論述

AU - 陳, 龍廷(Long-Ting Chen)

PY - 2003

Y1 - 2003

N2 - 十七世紀臺南一帶的原住民接受過荷蘭人的教育訓練,能夠使用羅馬字將自己的母語拼音成文字,也就是清朝人所說的「紅毛字」,或後代學者稱的「新港語」。從歷史文件可以知道,在荷蘭人離開臺灣一百五十多年之後,這些西拉雅族還會使用羅馬字拼寫他們自己的母語。到目前為止,清代的原住民的資料,除了傳教士之外,其餘就是清代宦遊文人所留下。本文所採用的材料,只限於清代宦遊文人的作品。本文的研究方法,受益於薩伊德(Edward W. Said)、法農(Frantz Fanon)、傅柯(Michel Foucault)等學者的理論視野。筆者對於清代臺灣文學的書寫原住民(écriture sur l'aborigène),作全面性的考古學網絡(réseau archéologique)的考察,而所處理的材料,就是當時來自中國的文人對於原住民的書寫資料,他們筆下所呈現的原住民形象(image),漢字書寫對於異民族的「再現」(représentation),他們以怎樣的認識模式(épistémè)來觀看與了解原住民,而「再現的複製」似乎置換了真正的存在的原住民,且具有文化的偏見(préjugé)。本文分別從相似性(ressemblances)、差異性(différences)、再現的複製(représentation redoublée)等三個角度切入,反省臺灣文學中關於「他者」的再現問題。

AB - 十七世紀臺南一帶的原住民接受過荷蘭人的教育訓練,能夠使用羅馬字將自己的母語拼音成文字,也就是清朝人所說的「紅毛字」,或後代學者稱的「新港語」。從歷史文件可以知道,在荷蘭人離開臺灣一百五十多年之後,這些西拉雅族還會使用羅馬字拼寫他們自己的母語。到目前為止,清代的原住民的資料,除了傳教士之外,其餘就是清代宦遊文人所留下。本文所採用的材料,只限於清代宦遊文人的作品。本文的研究方法,受益於薩伊德(Edward W. Said)、法農(Frantz Fanon)、傅柯(Michel Foucault)等學者的理論視野。筆者對於清代臺灣文學的書寫原住民(écriture sur l'aborigène),作全面性的考古學網絡(réseau archéologique)的考察,而所處理的材料,就是當時來自中國的文人對於原住民的書寫資料,他們筆下所呈現的原住民形象(image),漢字書寫對於異民族的「再現」(représentation),他們以怎樣的認識模式(épistémè)來觀看與了解原住民,而「再現的複製」似乎置換了真正的存在的原住民,且具有文化的偏見(préjugé)。本文分別從相似性(ressemblances)、差異性(différences)、再現的複製(représentation redoublée)等三個角度切入,反省臺灣文學中關於「他者」的再現問題。

M3 - 文章

VL - 17

SP - 91

EP - 111

JO - 博物館學季刊

JF - 博物館學季刊

SN - 1029-3140

IS - 3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