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安德、艾儒略對於心性論說的差異與相對規定-以《口鐸日抄》作為根據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文比較討論《口鐸日抄》中盧安德(Andrzej Rudomina, 1594-1632)與艾儒略(Giulio Aleni, 1582-1649)有關「心」與「性」之論說的關係與不同強調。盧安德在其口鐸,特別是有關《心圖十八幅》(底本為「仁愛耶穌聖心」(Cor Jesu amanti sacrum, 1586))的論述之「用心」,相對於艾儒略的口鐸/宣教來講,的確存在有一個觀念取徑上的落差和強調。事實上,極具哲學論辯傾向的艾儒略,他在福建所面對的主要是以朱子學為背景、並具強烈理性主義傾向的知識社群。因此其論辯中,自然是想將那種強調概念之可理解的哲學,辯論導回到對啟示的信仰。但盧安德則更多地是從團契導師的態度來鼓勵信徒,尤其是多方面地以指點「心」的功能作用來啟發他的教徒。從《西學凡》以至《性學觕述》,性─無論是物性還是人性─,這個觀念一直是艾儒略的立說重點。因此有關哲學意義的原理規定,也就是性的內涵及規定,自然是他所特別要關心的;而具實踐啟動的心,則就不是那麼關鍵和核心了。但在僅有不多的盧安德口鐸記錄中,他不但多次使用、發揮心這觀念來進行宗教的「知識」接引,並且也時常以譬喻例示來作啟發。因此我們的結論是:艾儒略主要是以訓示作為方法,它即使借用故事,也常隨即轉為「教訓」。而這中間之著重心的指點還是性的解說,正好區分艾儒略與盧安德的差異,以及他們在講論教義上可以互為切磋的規定關係。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117-150
Number of pages34
Journal鵝湖學誌
Issue number54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5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