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女人」族裔:亞美文學中的陰性系譜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文著眼亞美性別政治,思考性別議題或女人介入亞美論述對亞美想像的貢獻和啟示。論文由湯亭亭《女鬥士》(The Woman Warrior)中的「無名女人」(No Name Woman)意象談起,一邊指出早期亞美女人遭逐出家門與消音匿名的困境,但以更多篇幅思索「無名女人」後裔反書「無名」為跨族跨國命名空間,翻轉「棄卻」(abjection)為社群向外向它者延伸的可能,進而為編織亞美文學不爭取純種而爭取時空蔓延的陰性系譜鋪路。論文首先討論數部經典亞美女性作品,思考亞美女性書寫如何轉化「無名」處境為社群綿延的開端。緊接著,我舉出數部作品中亞美個人棄卻亞美母親的傾向與滅種焦慮的例子,說明相對於某些亞美男性角色自我設限的「純種要求」與對「父之名」的堅持,不少亞美敘述反而能以「無名」為傳承介面鋪衍出父權焦慮以外族裔繁衍的契機。論文最後藉由對「宮籟」概念的討論,延伸出「宮籟緣起」(choric cause)的論點,藉由理論指出許多亞美女性角色在亞美歷史與文化發展中扮演如「宮籟」般「無名」但容許雜音、萬流涵匯的介面-她們的「不純」或者成為促成亞美社群蔓延與生存的關鍵。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65-83
Number of pages19
Journal中外文學
Volume32
Issue number10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4

Cit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