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蘇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考察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由唐入宋的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過程中,歐陽脩、蘇軾二人實居關鍵影響地位。本文即以二人的創作成績及文本的接受活動作為討論對象,澄清其散文創作的效果、闡釋與影響。 研究過程得知,歐陽脩仕途平順,性情和易清簡,加上「事信言文」的文學主張,抒發出平易近人的寫作風格。蘇軾宦途險巇,促成晚年生命層境愈趨通透,文筆趨於純熟,超凡而脫俗。一常在朝,一常在野,而人品高潔,皆能樹立當代文士的典範。 從接受史的角度看來,歐陽脩經過「由奇而常」的努力,確立了唐宋散文的分野。蘇軾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這原因來自多方面:一是蘇軾自身的創作經歷;二是他擴大了文學範圍的解釋,追求「意」的呈現;三是仕宦遊歷,飄泊南北,既擴大了空間版圖,也受到朝廷皇帝的同情目光。眾人都成了蘇文的讀者。 儘管如此,蘇軾大名終未掩蓋歐陽脩,歐、蘇二人也沒有競勝高下之爭。蘇軾始終尊歐,當為關鍵因素。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19-43
Number of pages25
Journal東華漢學
Issue number1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03

Cite this

歐蘇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考察. / 王基倫(Chi-Lun Wang).

In: 東華漢學, No. 1, 2003, p. 19-43.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ba73fd9b82c74c399368f1f87d1a2d25,
title = "歐蘇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考察",
abstract = "由唐入宋的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過程中,歐陽脩、蘇軾二人實居關鍵影響地位。本文即以二人的創作成績及文本的接受活動作為討論對象,澄清其散文創作的效果、闡釋與影響。 研究過程得知,歐陽脩仕途平順,性情和易清簡,加上「事信言文」的文學主張,抒發出平易近人的寫作風格。蘇軾宦途險巇,促成晚年生命層境愈趨通透,文筆趨於純熟,超凡而脫俗。一常在朝,一常在野,而人品高潔,皆能樹立當代文士的典範。 從接受史的角度看來,歐陽脩經過「由奇而常」的努力,確立了唐宋散文的分野。蘇軾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這原因來自多方面:一是蘇軾自身的創作經歷;二是他擴大了文學範圍的解釋,追求「意」的呈現;三是仕宦遊歷,飄泊南北,既擴大了空間版圖,也受到朝廷皇帝的同情目光。眾人都成了蘇文的讀者。 儘管如此,蘇軾大名終未掩蓋歐陽脩,歐、蘇二人也沒有競勝高下之爭。蘇軾始終尊歐,當為關鍵因素。",
keywords = "歐陽脩, 蘇軾, 散文創作, 接受活動",
author = "王, {基倫(Chi-Lun Wang)}",
year = "2003",
doi = "10.6999/DHJCS.200302.0019",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19--43",
journal = "東華漢學",
issn = "1726-8265",
publisher = "東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
number = "1",

}

TY - JOUR

T1 - 歐蘇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考察

AU - 王, 基倫(Chi-Lun Wang)

PY - 2003

Y1 - 2003

N2 - 由唐入宋的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過程中,歐陽脩、蘇軾二人實居關鍵影響地位。本文即以二人的創作成績及文本的接受活動作為討論對象,澄清其散文創作的效果、闡釋與影響。 研究過程得知,歐陽脩仕途平順,性情和易清簡,加上「事信言文」的文學主張,抒發出平易近人的寫作風格。蘇軾宦途險巇,促成晚年生命層境愈趨通透,文筆趨於純熟,超凡而脫俗。一常在朝,一常在野,而人品高潔,皆能樹立當代文士的典範。 從接受史的角度看來,歐陽脩經過「由奇而常」的努力,確立了唐宋散文的分野。蘇軾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這原因來自多方面:一是蘇軾自身的創作經歷;二是他擴大了文學範圍的解釋,追求「意」的呈現;三是仕宦遊歷,飄泊南北,既擴大了空間版圖,也受到朝廷皇帝的同情目光。眾人都成了蘇文的讀者。 儘管如此,蘇軾大名終未掩蓋歐陽脩,歐、蘇二人也沒有競勝高下之爭。蘇軾始終尊歐,當為關鍵因素。

AB - 由唐入宋的散文創作與接受活動的過程中,歐陽脩、蘇軾二人實居關鍵影響地位。本文即以二人的創作成績及文本的接受活動作為討論對象,澄清其散文創作的效果、闡釋與影響。 研究過程得知,歐陽脩仕途平順,性情和易清簡,加上「事信言文」的文學主張,抒發出平易近人的寫作風格。蘇軾宦途險巇,促成晚年生命層境愈趨通透,文筆趨於純熟,超凡而脫俗。一常在朝,一常在野,而人品高潔,皆能樹立當代文士的典範。 從接受史的角度看來,歐陽脩經過「由奇而常」的努力,確立了唐宋散文的分野。蘇軾的影響力也與日俱增。這原因來自多方面:一是蘇軾自身的創作經歷;二是他擴大了文學範圍的解釋,追求「意」的呈現;三是仕宦遊歷,飄泊南北,既擴大了空間版圖,也受到朝廷皇帝的同情目光。眾人都成了蘇文的讀者。 儘管如此,蘇軾大名終未掩蓋歐陽脩,歐、蘇二人也沒有競勝高下之爭。蘇軾始終尊歐,當為關鍵因素。

KW - 歐陽脩

KW - 蘇軾

KW - 散文創作

KW - 接受活動

U2 - 10.6999/DHJCS.200302.0019

DO - 10.6999/DHJCS.200302.0019

M3 - 文章

SP - 19

EP - 43

JO - 東華漢學

JF - 東華漢學

SN - 1726-8265

IS - 1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