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紓及其作品在臺灣考辨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文關注林紓其人其作與臺灣的關係,著墨重點有三方面:首先從林紓典籍中重構四次來臺始末(1867、1869、1878、1885年),其次討論林紓作品中觸及臺灣的作品,最後是討論林紓作品(詩、小說、譯作)在臺灣的轉載及改寫。其中可見臺灣番女、妓女、匪女等較特殊女性形象的描繪,及作品流露的畏天循道、講禮防和節孝的觀念。而林譯小說對臺灣文壇影響,主要是《吟邊燕語》此譯著,二十世紀初期的臺灣已經透過林紓此譯作認識了莎士比亞,《臺灣日日新報》的〈丹麥太子〉、〈稜鏡〉、〈玉蟾〉三篇即是對其改易、摹仿學習創作的小說。由於這些作品皆非林紓本人的投稿,刊登時亦未署名作者,甚或改易篇名,更動小說人物姓名,以致林紓及其作品與臺灣的關係未被留意,相關的討論亦未能展開,遠遠不及未曾來臺的魯迅、郭沫若或匆促往返臺地的郁達夫、江亢虎等人的討論。本文透過「林紓與臺灣」之耙梳,可以掌握林紓雖繼蒲松齡之餘緒,但也有自己獨特的成就,尤其技擊小說的書寫對臺灣文學的生成與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而從所刊林紓作品觀之,臺灣漢學界頗能真切掌握林紓作品的特色及意義,並相當及時予以轉刊摹寫,這種種現象說明了臺灣文人對中國文學文壇之熟悉,但隨著1924年林紓過世及新舊文學論戰起,其小說作品之轉介幾乎斷絕,難以回到1910年代前後時期的盛況,只有詩作在1930年代依舊被轉載。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251-280
Number of pages30
Journal中正漢學研究
Issue number19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2

Cite this

林紓及其作品在臺灣考辨. / 許俊雅(Jun-Ya Xu).

In: 中正漢學研究, No. 19, 2012, p. 251-280.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94cf7000e59441ee86d937dc7ea14e7f,
title = "林紓及其作品在臺灣考辨",
abstract = "本文關注林紓其人其作與臺灣的關係,著墨重點有三方面:首先從林紓典籍中重構四次來臺始末(1867、1869、1878、1885年),其次討論林紓作品中觸及臺灣的作品,最後是討論林紓作品(詩、小說、譯作)在臺灣的轉載及改寫。其中可見臺灣番女、妓女、匪女等較特殊女性形象的描繪,及作品流露的畏天循道、講禮防和節孝的觀念。而林譯小說對臺灣文壇影響,主要是《吟邊燕語》此譯著,二十世紀初期的臺灣已經透過林紓此譯作認識了莎士比亞,《臺灣日日新報》的〈丹麥太子〉、〈稜鏡〉、〈玉蟾〉三篇即是對其改易、摹仿學習創作的小說。由於這些作品皆非林紓本人的投稿,刊登時亦未署名作者,甚或改易篇名,更動小說人物姓名,以致林紓及其作品與臺灣的關係未被留意,相關的討論亦未能展開,遠遠不及未曾來臺的魯迅、郭沫若或匆促往返臺地的郁達夫、江亢虎等人的討論。本文透過「林紓與臺灣」之耙梳,可以掌握林紓雖繼蒲松齡之餘緒,但也有自己獨特的成就,尤其技擊小說的書寫對臺灣文學的生成與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而從所刊林紓作品觀之,臺灣漢學界頗能真切掌握林紓作品的特色及意義,並相當及時予以轉刊摹寫,這種種現象說明了臺灣文人對中國文學文壇之熟悉,但隨著1924年林紓過世及新舊文學論戰起,其小說作品之轉介幾乎斷絕,難以回到1910年代前後時期的盛況,只有詩作在1930年代依舊被轉載。",
keywords = "改寫, 文學翻譯, 臺灣文學, 文言小說, 林紓, rewriting, tranlation of literature, Taiwanese literature, ancient Chinese novels, Shu Lin",
author = "許, {俊雅(Jun-Ya Xu)}",
year = "2012",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251--280",
journal = "中正漢學研究",
issn = "1996-269X",
publisher = "中正大學中國文學系",
number = "19",

}

TY - JOUR

T1 - 林紓及其作品在臺灣考辨

AU - 許, 俊雅(Jun-Ya Xu)

PY - 2012

Y1 - 2012

N2 - 本文關注林紓其人其作與臺灣的關係,著墨重點有三方面:首先從林紓典籍中重構四次來臺始末(1867、1869、1878、1885年),其次討論林紓作品中觸及臺灣的作品,最後是討論林紓作品(詩、小說、譯作)在臺灣的轉載及改寫。其中可見臺灣番女、妓女、匪女等較特殊女性形象的描繪,及作品流露的畏天循道、講禮防和節孝的觀念。而林譯小說對臺灣文壇影響,主要是《吟邊燕語》此譯著,二十世紀初期的臺灣已經透過林紓此譯作認識了莎士比亞,《臺灣日日新報》的〈丹麥太子〉、〈稜鏡〉、〈玉蟾〉三篇即是對其改易、摹仿學習創作的小說。由於這些作品皆非林紓本人的投稿,刊登時亦未署名作者,甚或改易篇名,更動小說人物姓名,以致林紓及其作品與臺灣的關係未被留意,相關的討論亦未能展開,遠遠不及未曾來臺的魯迅、郭沫若或匆促往返臺地的郁達夫、江亢虎等人的討論。本文透過「林紓與臺灣」之耙梳,可以掌握林紓雖繼蒲松齡之餘緒,但也有自己獨特的成就,尤其技擊小說的書寫對臺灣文學的生成與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而從所刊林紓作品觀之,臺灣漢學界頗能真切掌握林紓作品的特色及意義,並相當及時予以轉刊摹寫,這種種現象說明了臺灣文人對中國文學文壇之熟悉,但隨著1924年林紓過世及新舊文學論戰起,其小說作品之轉介幾乎斷絕,難以回到1910年代前後時期的盛況,只有詩作在1930年代依舊被轉載。

AB - 本文關注林紓其人其作與臺灣的關係,著墨重點有三方面:首先從林紓典籍中重構四次來臺始末(1867、1869、1878、1885年),其次討論林紓作品中觸及臺灣的作品,最後是討論林紓作品(詩、小說、譯作)在臺灣的轉載及改寫。其中可見臺灣番女、妓女、匪女等較特殊女性形象的描繪,及作品流露的畏天循道、講禮防和節孝的觀念。而林譯小說對臺灣文壇影響,主要是《吟邊燕語》此譯著,二十世紀初期的臺灣已經透過林紓此譯作認識了莎士比亞,《臺灣日日新報》的〈丹麥太子〉、〈稜鏡〉、〈玉蟾〉三篇即是對其改易、摹仿學習創作的小說。由於這些作品皆非林紓本人的投稿,刊登時亦未署名作者,甚或改易篇名,更動小說人物姓名,以致林紓及其作品與臺灣的關係未被留意,相關的討論亦未能展開,遠遠不及未曾來臺的魯迅、郭沫若或匆促往返臺地的郁達夫、江亢虎等人的討論。本文透過「林紓與臺灣」之耙梳,可以掌握林紓雖繼蒲松齡之餘緒,但也有自己獨特的成就,尤其技擊小說的書寫對臺灣文學的生成與發展,有一定的作用。而從所刊林紓作品觀之,臺灣漢學界頗能真切掌握林紓作品的特色及意義,並相當及時予以轉刊摹寫,這種種現象說明了臺灣文人對中國文學文壇之熟悉,但隨著1924年林紓過世及新舊文學論戰起,其小說作品之轉介幾乎斷絕,難以回到1910年代前後時期的盛況,只有詩作在1930年代依舊被轉載。

KW - 改寫

KW - 文學翻譯

KW - 臺灣文學

KW - 文言小說

KW - 林紓

KW - rewriting

KW - tranlation of literature

KW - Taiwanese literature

KW - ancient Chinese novels

KW - Shu Lin

M3 - 文章

SP - 251

EP - 280

JO - 中正漢學研究

JF - 中正漢學研究

SN - 1996-269X

IS - 19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