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的臺灣女子體育講習會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文關注的課題是日治時期女教師參與體育講習會的情形,此乃因應學校體育課程的補強而生。研究顯示,女教師可從相關的講習會習得體育知能,其中,專為女教師舉辦的女子體育講習會,至日本治臺30年後的1925年才舉行,根據統計,女子體育講習會舉行的場次超過30場(男女皆可參與的體育講習會之場次更多),這與日治中期積極推動體育運動,以及女子競技運動風氣高漲有關,惟偶爾搭配具有女性特質的科目一同舉行,如裁縫或家事等。女子體育講習會的辦理,短為1天,長則2週,規模大小不一,主辦者多半聘請日本或是臺灣島內的體育教師,但皆是日籍女教師,顯現臺籍女教師的從屬性較高。至於體育的內容,大致隨著教育政策或體操科教授要目的改變而定,其體育科目的動態變化,提供女教師廣泛的運動技能與知識,但是體育講習會產出的體育知識一致性,亦成為掌控體育教學的一項重要工具,然而,這種速成且短期的體育講習會,女教師是否可以落實體育教學工作,抑或是地方具有因地制宜的現象,是未來值得研究的課題。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77-132
Number of pages56
Journal國史館館刊
Issue number41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4

Cite this

日治時期的臺灣女子體育講習會. / 林玫君(Mei-Chun Lin).

In: 國史館館刊, No. 41, 2014, p. 77-132.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a6fccff96c7144f294cc1f2d56e01184,
title = "日治時期的臺灣女子體育講習會",
abstract = "本文關注的課題是日治時期女教師參與體育講習會的情形,此乃因應學校體育課程的補強而生。研究顯示,女教師可從相關的講習會習得體育知能,其中,專為女教師舉辦的女子體育講習會,至日本治臺30年後的1925年才舉行,根據統計,女子體育講習會舉行的場次超過30場(男女皆可參與的體育講習會之場次更多),這與日治中期積極推動體育運動,以及女子競技運動風氣高漲有關,惟偶爾搭配具有女性特質的科目一同舉行,如裁縫或家事等。女子體育講習會的辦理,短為1天,長則2週,規模大小不一,主辦者多半聘請日本或是臺灣島內的體育教師,但皆是日籍女教師,顯現臺籍女教師的從屬性較高。至於體育的內容,大致隨著教育政策或體操科教授要目的改變而定,其體育科目的動態變化,提供女教師廣泛的運動技能與知識,但是體育講習會產出的體育知識一致性,亦成為掌控體育教學的一項重要工具,然而,這種速成且短期的體育講習會,女教師是否可以落實體育教學工作,抑或是地方具有因地制宜的現象,是未來值得研究的課題。",
keywords = "師資培育, 體育講習會, 體操教授要目, teacher education, PE workshops, subjects of gymnastics",
author = "林, {玫君(Mei-Chun Lin)}",
year = "2014",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77--132",
journal = "國史館館刊",
issn = "1016-2933",
publisher = "國史館",
number = "41",

}

TY - JOUR

T1 - 日治時期的臺灣女子體育講習會

AU - 林, 玫君(Mei-Chun Lin)

PY - 2014

Y1 - 2014

N2 - 本文關注的課題是日治時期女教師參與體育講習會的情形,此乃因應學校體育課程的補強而生。研究顯示,女教師可從相關的講習會習得體育知能,其中,專為女教師舉辦的女子體育講習會,至日本治臺30年後的1925年才舉行,根據統計,女子體育講習會舉行的場次超過30場(男女皆可參與的體育講習會之場次更多),這與日治中期積極推動體育運動,以及女子競技運動風氣高漲有關,惟偶爾搭配具有女性特質的科目一同舉行,如裁縫或家事等。女子體育講習會的辦理,短為1天,長則2週,規模大小不一,主辦者多半聘請日本或是臺灣島內的體育教師,但皆是日籍女教師,顯現臺籍女教師的從屬性較高。至於體育的內容,大致隨著教育政策或體操科教授要目的改變而定,其體育科目的動態變化,提供女教師廣泛的運動技能與知識,但是體育講習會產出的體育知識一致性,亦成為掌控體育教學的一項重要工具,然而,這種速成且短期的體育講習會,女教師是否可以落實體育教學工作,抑或是地方具有因地制宜的現象,是未來值得研究的課題。

AB - 本文關注的課題是日治時期女教師參與體育講習會的情形,此乃因應學校體育課程的補強而生。研究顯示,女教師可從相關的講習會習得體育知能,其中,專為女教師舉辦的女子體育講習會,至日本治臺30年後的1925年才舉行,根據統計,女子體育講習會舉行的場次超過30場(男女皆可參與的體育講習會之場次更多),這與日治中期積極推動體育運動,以及女子競技運動風氣高漲有關,惟偶爾搭配具有女性特質的科目一同舉行,如裁縫或家事等。女子體育講習會的辦理,短為1天,長則2週,規模大小不一,主辦者多半聘請日本或是臺灣島內的體育教師,但皆是日籍女教師,顯現臺籍女教師的從屬性較高。至於體育的內容,大致隨著教育政策或體操科教授要目的改變而定,其體育科目的動態變化,提供女教師廣泛的運動技能與知識,但是體育講習會產出的體育知識一致性,亦成為掌控體育教學的一項重要工具,然而,這種速成且短期的體育講習會,女教師是否可以落實體育教學工作,抑或是地方具有因地制宜的現象,是未來值得研究的課題。

KW - 師資培育

KW - 體育講習會

KW - 體操教授要目

KW - teacher education

KW - PE workshops

KW - subjects of gymnastics

M3 - 文章

SP - 77

EP - 132

JO - 國史館館刊

JF - 國史館館刊

SN - 1016-2933

IS - 41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