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籠底戲到金剛戲:論布袋戲的典型場景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以往研究布袋戲時,我們往往會採取固定的概念式區分來思索,長久累積下來很容易傾向將戲齣的各種類型視為理所當然的,幾乎是先驗的範疇。但是傳統/現代,或古冊戲/金剛戲等二元的區分觀念,可能限制了我們對於挪用或重組等創作實例的認知。透過以往看戲經驗的反省而發現,主演實際創作新戲時,未必會受到這些範疇觀念的束縛,相反地,他們長期舞臺經驗所累積的布袋戲表演的精彩段落,可能才是真正的創作靈感來源。 本文藉著李天祿的三齣南管籠底戲,及黃俊雄橫跨古冊戲與金剛戲的表演文本作為比較基礎,企圖指出這些表演的精彩片段,即口頭文學裡的典型場景,或彈性的創作單位,可能出現在同一位主演的不同戲齣。這些典型場景,無論是來自承傳表演系統,或舞臺上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的結晶,不僅存在於古老的籠底戲或帶家齣,也可能在自行創作的新戲齣裡,重新以嶄新的面貌而令觀眾驚豔。透過比較分析,可以實證地瞭解臺灣民間藝人如何從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裡鍛煉出典型場景,也可瞭解他們如何歷經傳統帶家齣的洗禮,而大步邁向自行杜撰的創新戲齣。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73-93
Number of pages21
Journal戲劇學刊
Issue number12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0

Cite this

從籠底戲到金剛戲:論布袋戲的典型場景. / 陳龍廷(Long-Ting Chen).

In: 戲劇學刊, No. 12, 2010, p. 73-93.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67cf54f2d08a4c9fbe23feea90a4bf33,
title = "從籠底戲到金剛戲:論布袋戲的典型場景",
abstract = "以往研究布袋戲時,我們往往會採取固定的概念式區分來思索,長久累積下來很容易傾向將戲齣的各種類型視為理所當然的,幾乎是先驗的範疇。但是傳統/現代,或古冊戲/金剛戲等二元的區分觀念,可能限制了我們對於挪用或重組等創作實例的認知。透過以往看戲經驗的反省而發現,主演實際創作新戲時,未必會受到這些範疇觀念的束縛,相反地,他們長期舞臺經驗所累積的布袋戲表演的精彩段落,可能才是真正的創作靈感來源。 本文藉著李天祿的三齣南管籠底戲,及黃俊雄橫跨古冊戲與金剛戲的表演文本作為比較基礎,企圖指出這些表演的精彩片段,即口頭文學裡的典型場景,或彈性的創作單位,可能出現在同一位主演的不同戲齣。這些典型場景,無論是來自承傳表演系統,或舞臺上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的結晶,不僅存在於古老的籠底戲或帶家齣,也可能在自行創作的新戲齣裡,重新以嶄新的面貌而令觀眾驚豔。透過比較分析,可以實證地瞭解臺灣民間藝人如何從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裡鍛煉出典型場景,也可瞭解他們如何歷經傳統帶家齣的洗禮,而大步邁向自行杜撰的創新戲齣。",
keywords = "布袋戲, 口頭文學, 典型場景, 李天祿, 黃俊雄, puppet theatre, oral literature, type-scene",
author = "陳, {龍廷(Long-Ting Chen)}",
year = "2010",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73--93",
journal = "戲劇學刊",
issn = "1813-9078",
publisher = "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院",
number = "12",

}

TY - JOUR

T1 - 從籠底戲到金剛戲:論布袋戲的典型場景

AU - 陳, 龍廷(Long-Ting Chen)

PY - 2010

Y1 - 2010

N2 - 以往研究布袋戲時,我們往往會採取固定的概念式區分來思索,長久累積下來很容易傾向將戲齣的各種類型視為理所當然的,幾乎是先驗的範疇。但是傳統/現代,或古冊戲/金剛戲等二元的區分觀念,可能限制了我們對於挪用或重組等創作實例的認知。透過以往看戲經驗的反省而發現,主演實際創作新戲時,未必會受到這些範疇觀念的束縛,相反地,他們長期舞臺經驗所累積的布袋戲表演的精彩段落,可能才是真正的創作靈感來源。 本文藉著李天祿的三齣南管籠底戲,及黃俊雄橫跨古冊戲與金剛戲的表演文本作為比較基礎,企圖指出這些表演的精彩片段,即口頭文學裡的典型場景,或彈性的創作單位,可能出現在同一位主演的不同戲齣。這些典型場景,無論是來自承傳表演系統,或舞臺上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的結晶,不僅存在於古老的籠底戲或帶家齣,也可能在自行創作的新戲齣裡,重新以嶄新的面貌而令觀眾驚豔。透過比較分析,可以實證地瞭解臺灣民間藝人如何從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裡鍛煉出典型場景,也可瞭解他們如何歷經傳統帶家齣的洗禮,而大步邁向自行杜撰的創新戲齣。

AB - 以往研究布袋戲時,我們往往會採取固定的概念式區分來思索,長久累積下來很容易傾向將戲齣的各種類型視為理所當然的,幾乎是先驗的範疇。但是傳統/現代,或古冊戲/金剛戲等二元的區分觀念,可能限制了我們對於挪用或重組等創作實例的認知。透過以往看戲經驗的反省而發現,主演實際創作新戲時,未必會受到這些範疇觀念的束縛,相反地,他們長期舞臺經驗所累積的布袋戲表演的精彩段落,可能才是真正的創作靈感來源。 本文藉著李天祿的三齣南管籠底戲,及黃俊雄橫跨古冊戲與金剛戲的表演文本作為比較基礎,企圖指出這些表演的精彩片段,即口頭文學裡的典型場景,或彈性的創作單位,可能出現在同一位主演的不同戲齣。這些典型場景,無論是來自承傳表演系統,或舞臺上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的結晶,不僅存在於古老的籠底戲或帶家齣,也可能在自行創作的新戲齣裡,重新以嶄新的面貌而令觀眾驚豔。透過比較分析,可以實證地瞭解臺灣民間藝人如何從經年累月的表演經驗裡鍛煉出典型場景,也可瞭解他們如何歷經傳統帶家齣的洗禮,而大步邁向自行杜撰的創新戲齣。

KW - 布袋戲

KW - 口頭文學

KW - 典型場景

KW - 李天祿

KW - 黃俊雄

KW - puppet theatre

KW - oral literature

KW - type-scene

M3 - 文章

SP - 73

EP - 93

JO - 戲劇學刊

JF - 戲劇學刊

SN - 1813-9078

IS - 12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