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溝通記憶到文化記憶:1960-1980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中的北平懷鄉書寫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台灣早期飲食文學以懷鄉為重要主題,已有許多論者提及,但本文認為,飲食文學懷鄉書寫不僅是個人追舊憶往之作,而更有其社會功能,即藉由往昔飲食的描繪,創造出一個記憶與對話的空間,並在其中型塑作者與讀者群共有的溝通記憶。此記憶空間中的溝通記憶具有雙重的社會性:一方面展現出具規範力的傳統,凝聚了同處境人群的社會網絡,並強化其文化認同;另一方面,這樣的懷鄉書寫將特定的飲食記憶文本化,藉由文化生產者網絡的形成與知識化,溝通記憶被轉化為文化記憶,也影響了讀者對台灣本地飲食的認知。本文分析六○至八○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作品中的北平懷舊書寫,藉由德國學者揚.阿斯曼(Jan Assmann)提出的「溝通記憶vs.文化記憶」觀點,對劉枋、唐魯孫、小民、梁實秋等作者的文本進行分析,並進一步提出,由於飲食活動有相當大程度的身體涉入,在飲食文學的分析上僅追溯認知面的記憶並不足夠,應同時加入身體感知面的分析觀點,才能對飲食文本中懷鄉書寫的社會影響有更清楚的理解。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33-68
Number of pages36
Journal臺灣文學學報
Issue number25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4

Cite this

@article{3666e69c504d4f929d8c770a157dfa9f,
title = "從溝通記憶到文化記憶:1960-1980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中的北平懷鄉書寫",
abstract = "台灣早期飲食文學以懷鄉為重要主題,已有許多論者提及,但本文認為,飲食文學懷鄉書寫不僅是個人追舊憶往之作,而更有其社會功能,即藉由往昔飲食的描繪,創造出一個記憶與對話的空間,並在其中型塑作者與讀者群共有的溝通記憶。此記憶空間中的溝通記憶具有雙重的社會性:一方面展現出具規範力的傳統,凝聚了同處境人群的社會網絡,並強化其文化認同;另一方面,這樣的懷鄉書寫將特定的飲食記憶文本化,藉由文化生產者網絡的形成與知識化,溝通記憶被轉化為文化記憶,也影響了讀者對台灣本地飲食的認知。本文分析六○至八○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作品中的北平懷舊書寫,藉由德國學者揚.阿斯曼(Jan Assmann)提出的「溝通記憶vs.文化記憶」觀點,對劉枋、唐魯孫、小民、梁實秋等作者的文本進行分析,並進一步提出,由於飲食活動有相當大程度的身體涉入,在飲食文學的分析上僅追溯認知面的記憶並不足夠,應同時加入身體感知面的分析觀點,才能對飲食文本中懷鄉書寫的社會影響有更清楚的理解。",
keywords = "溝通記憶, 文化記憶, 懷鄉書寫, 飲食文學, 身體記憶, Communicative memory, Cultural memory, Homesickness Writings, Food literature, Bodily memory",
author = "陳, {玉箴(Yu-Jen Chen)}",
year = "2014",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33--68",
journal = "臺灣文學學報",
issn = "1608-1692",
publisher = "國立政治大學台灣文學研究所",
number = "25",

}

TY - JOUR

T1 - 從溝通記憶到文化記憶:1960-1980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中的北平懷鄉書寫

AU - 陳, 玉箴(Yu-Jen Chen)

PY - 2014

Y1 - 2014

N2 - 台灣早期飲食文學以懷鄉為重要主題,已有許多論者提及,但本文認為,飲食文學懷鄉書寫不僅是個人追舊憶往之作,而更有其社會功能,即藉由往昔飲食的描繪,創造出一個記憶與對話的空間,並在其中型塑作者與讀者群共有的溝通記憶。此記憶空間中的溝通記憶具有雙重的社會性:一方面展現出具規範力的傳統,凝聚了同處境人群的社會網絡,並強化其文化認同;另一方面,這樣的懷鄉書寫將特定的飲食記憶文本化,藉由文化生產者網絡的形成與知識化,溝通記憶被轉化為文化記憶,也影響了讀者對台灣本地飲食的認知。本文分析六○至八○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作品中的北平懷舊書寫,藉由德國學者揚.阿斯曼(Jan Assmann)提出的「溝通記憶vs.文化記憶」觀點,對劉枋、唐魯孫、小民、梁實秋等作者的文本進行分析,並進一步提出,由於飲食活動有相當大程度的身體涉入,在飲食文學的分析上僅追溯認知面的記憶並不足夠,應同時加入身體感知面的分析觀點,才能對飲食文本中懷鄉書寫的社會影響有更清楚的理解。

AB - 台灣早期飲食文學以懷鄉為重要主題,已有許多論者提及,但本文認為,飲食文學懷鄉書寫不僅是個人追舊憶往之作,而更有其社會功能,即藉由往昔飲食的描繪,創造出一個記憶與對話的空間,並在其中型塑作者與讀者群共有的溝通記憶。此記憶空間中的溝通記憶具有雙重的社會性:一方面展現出具規範力的傳統,凝聚了同處境人群的社會網絡,並強化其文化認同;另一方面,這樣的懷鄉書寫將特定的飲食記憶文本化,藉由文化生產者網絡的形成與知識化,溝通記憶被轉化為文化記憶,也影響了讀者對台灣本地飲食的認知。本文分析六○至八○年代台灣飲食文學作品中的北平懷舊書寫,藉由德國學者揚.阿斯曼(Jan Assmann)提出的「溝通記憶vs.文化記憶」觀點,對劉枋、唐魯孫、小民、梁實秋等作者的文本進行分析,並進一步提出,由於飲食活動有相當大程度的身體涉入,在飲食文學的分析上僅追溯認知面的記憶並不足夠,應同時加入身體感知面的分析觀點,才能對飲食文本中懷鄉書寫的社會影響有更清楚的理解。

KW - 溝通記憶

KW - 文化記憶

KW - 懷鄉書寫

KW - 飲食文學

KW - 身體記憶

KW - Communicative memory

KW - Cultural memory

KW - Homesickness Writings

KW - Food literature

KW - Bodily memory

M3 - 文章

SP - 33

EP - 68

JO - 臺灣文學學報

JF - 臺灣文學學報

SN - 1608-1692

IS - 25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