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服務之經驗與策略-以台北、士林地方法院為例

李 姿佳, 宋 名萍, 胡 育瑄, 潘 淑滿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臺灣自2006年以來實施法院家事調解制度,近年來透過訴訟達成離婚比率明顯增加,但是法院家事調解成立比率未見提升。雖然離婚、子女親權、子女探視等類型之家事案件,都可以進入法院家事調解程序,但遭受家庭暴力訴訟離婚而進入家事調解比率卻明顯增加。本文以「現代」在士林與台北地方法院從事法院家事調解為場域,運用深度訪談法訪問七位從事法院家事調解之社會工作人員與督導,探討法院家事調解委員,面對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案件之經驗、困境和策略。研究結果發現:(一)遭遇家庭暴力當事人是否能進入家事調解,必須考量安全與權力互動關係;(二)因遭遇家庭暴力而進入家事調解之個案,在調解過程必需有特殊考量與評估指標;(三)調解成功與否之定義,除了表面意涵,也應重視參與調解後,對偶的互動與溝通是否改善。本研究針對家事案件調解制度、調解前後的策略、及家庭暴力案件的調解程序等,提出幾項建議。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119+121-166
Journal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Issue number16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6

Cite this

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服務之經驗與策略-以台北、士林地方法院為例. / 李姿佳; 宋名萍; 胡育瑄; 潘淑滿.

In: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No. 16, 2016, p. 119+121-166.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72562b281f0f42fc990c0ac97e1a8316,
title = "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服務之經驗與策略-以台北、士林地方法院為例",
abstract = "臺灣自2006年以來實施法院家事調解制度,近年來透過訴訟達成離婚比率明顯增加,但是法院家事調解成立比率未見提升。雖然離婚、子女親權、子女探視等類型之家事案件,都可以進入法院家事調解程序,但遭受家庭暴力訴訟離婚而進入家事調解比率卻明顯增加。本文以「現代」在士林與台北地方法院從事法院家事調解為場域,運用深度訪談法訪問七位從事法院家事調解之社會工作人員與督導,探討法院家事調解委員,面對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案件之經驗、困境和策略。研究結果發現:(一)遭遇家庭暴力當事人是否能進入家事調解,必須考量安全與權力互動關係;(二)因遭遇家庭暴力而進入家事調解之個案,在調解過程必需有特殊考量與評估指標;(三)調解成功與否之定義,除了表面意涵,也應重視參與調解後,對偶的互動與溝通是否改善。本研究針對家事案件調解制度、調解前後的策略、及家庭暴力案件的調解程序等,提出幾項建議。",
keywords = "法院家事調解, 調解成效, 家庭暴力, 被害者的安全, 調解實務, Court-based family mediation, Efficacy, Domestic violence, Safety of the victim, Mediation practice",
author = "姿佳 李 and 名萍 宋 and 育瑄 胡 and 淑滿 潘",
year = "2016",
language = "Chinese",
pages = "119+121--166",
journal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issn = "1811-0681",
publisher = "臺灣社會工作專業人員協會、中華民國醫務社會工作協會、中華民國社會工作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number = "16",

}

TY - JOUR

T1 - 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服務之經驗與策略-以台北、士林地方法院為例

AU - 李, 姿佳

AU - 宋, 名萍

AU - 胡, 育瑄

AU - 潘, 淑滿

PY - 2016

Y1 - 2016

N2 - 臺灣自2006年以來實施法院家事調解制度,近年來透過訴訟達成離婚比率明顯增加,但是法院家事調解成立比率未見提升。雖然離婚、子女親權、子女探視等類型之家事案件,都可以進入法院家事調解程序,但遭受家庭暴力訴訟離婚而進入家事調解比率卻明顯增加。本文以「現代」在士林與台北地方法院從事法院家事調解為場域,運用深度訪談法訪問七位從事法院家事調解之社會工作人員與督導,探討法院家事調解委員,面對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案件之經驗、困境和策略。研究結果發現:(一)遭遇家庭暴力當事人是否能進入家事調解,必須考量安全與權力互動關係;(二)因遭遇家庭暴力而進入家事調解之個案,在調解過程必需有特殊考量與評估指標;(三)調解成功與否之定義,除了表面意涵,也應重視參與調解後,對偶的互動與溝通是否改善。本研究針對家事案件調解制度、調解前後的策略、及家庭暴力案件的調解程序等,提出幾項建議。

AB - 臺灣自2006年以來實施法院家事調解制度,近年來透過訴訟達成離婚比率明顯增加,但是法院家事調解成立比率未見提升。雖然離婚、子女親權、子女探視等類型之家事案件,都可以進入法院家事調解程序,但遭受家庭暴力訴訟離婚而進入家事調解比率卻明顯增加。本文以「現代」在士林與台北地方法院從事法院家事調解為場域,運用深度訪談法訪問七位從事法院家事調解之社會工作人員與督導,探討法院家事調解委員,面對家庭暴力家事調解案件之經驗、困境和策略。研究結果發現:(一)遭遇家庭暴力當事人是否能進入家事調解,必須考量安全與權力互動關係;(二)因遭遇家庭暴力而進入家事調解之個案,在調解過程必需有特殊考量與評估指標;(三)調解成功與否之定義,除了表面意涵,也應重視參與調解後,對偶的互動與溝通是否改善。本研究針對家事案件調解制度、調解前後的策略、及家庭暴力案件的調解程序等,提出幾項建議。

KW - 法院家事調解

KW - 調解成效

KW - 家庭暴力

KW - 被害者的安全

KW - 調解實務

KW - Court-based family mediation

KW - Efficacy

KW - Domestic violence

KW - Safety of the victim

KW - Mediation practice

M3 - 文章

SP - 119+121-166

JO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JF - 臺灣社會工作學刊

SN - 1811-0681

IS - 16

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