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與研發、知識外溢之因果分析—以G20國家集團為例

印 永翔(Yung-Hsiang Ying), 陳 思遐(Szu-Hsia Chen)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bstract

本研究以Griliches(1979)所發展之知識生產函數為基礎,並採用G20國家集團1997-2008年追蹤資料為樣本,分析知識產出與知識外溢的關聯性。並應用晚近Krugman(1991)所發展之新經濟地理學架構,以空間誤差模型估計知識產出與研發投入、人力品質、政府政策、產業聚集之因果關係。實證結果顯示,當G20各國增加研發經費、每人平均收入、研發人員數量與產業聚落之際,各國知識產出將產生顯著正面之直接影響。本文另一重點為知識外溢效果,當鄰近國家增加研發經費、高等教育入學率、高等教育經費支出,對G20集團國內知識產出產生正面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知識外溢所產生的負面效果,當鄰近國家大量延攬研發人才與他國產業聚落興起之際,將導致G20國家知識產出之下降。
Original languageChinese
Pages (from-to)515-538
Number of pages24
Journal經濟論文叢刊
Volume40
Issue number4
DOIs
Publication statusPublished - 2012

Cite this

創新與研發、知識外溢之因果分析—以G20國家集團為例. / 印永翔(Yung-Hsiang Ying); 陳思遐(Szu-Hsia Chen).

In: 經濟論文叢刊, Vol. 40, No. 4, 2012, p. 515-538.

Research output: Contribution to journalArticle

@article{c0886e41f6134f0f98295f4f797b43fc,
title = "創新與研發、知識外溢之因果分析—以G20國家集團為例",
abstract = "本研究以Griliches(1979)所發展之知識生產函數為基礎,並採用G20國家集團1997-2008年追蹤資料為樣本,分析知識產出與知識外溢的關聯性。並應用晚近Krugman(1991)所發展之新經濟地理學架構,以空間誤差模型估計知識產出與研發投入、人力品質、政府政策、產業聚集之因果關係。實證結果顯示,當G20各國增加研發經費、每人平均收入、研發人員數量與產業聚落之際,各國知識產出將產生顯著正面之直接影響。本文另一重點為知識外溢效果,當鄰近國家增加研發經費、高等教育入學率、高等教育經費支出,對G20集團國內知識產出產生正面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知識外溢所產生的負面效果,當鄰近國家大量延攬研發人才與他國產業聚落興起之際,將導致G20國家知識產出之下降。",
keywords = "G20國家集團, 空間計量, 知識外溢效果, G20 countries, spatial econometric models, knowledge spillover effects",
author = "印, {永翔(Yung-Hsiang Ying)} and 陳, {思遐(Szu-Hsia Chen)}",
year = "2012",
doi = "10.6277/ter.2012.404.4",
language = "Chinese",
volume = "40",
pages = "515--538",
journal = "Taiwan Economic Review",
issn = "1018-3833",
publisher = "臺灣大學經濟學系",
number = "4",

}

TY - JOUR

T1 - 創新與研發、知識外溢之因果分析—以G20國家集團為例

AU - 印, 永翔(Yung-Hsiang Ying)

AU - 陳, 思遐(Szu-Hsia Chen)

PY - 2012

Y1 - 2012

N2 - 本研究以Griliches(1979)所發展之知識生產函數為基礎,並採用G20國家集團1997-2008年追蹤資料為樣本,分析知識產出與知識外溢的關聯性。並應用晚近Krugman(1991)所發展之新經濟地理學架構,以空間誤差模型估計知識產出與研發投入、人力品質、政府政策、產業聚集之因果關係。實證結果顯示,當G20各國增加研發經費、每人平均收入、研發人員數量與產業聚落之際,各國知識產出將產生顯著正面之直接影響。本文另一重點為知識外溢效果,當鄰近國家增加研發經費、高等教育入學率、高等教育經費支出,對G20集團國內知識產出產生正面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知識外溢所產生的負面效果,當鄰近國家大量延攬研發人才與他國產業聚落興起之際,將導致G20國家知識產出之下降。

AB - 本研究以Griliches(1979)所發展之知識生產函數為基礎,並採用G20國家集團1997-2008年追蹤資料為樣本,分析知識產出與知識外溢的關聯性。並應用晚近Krugman(1991)所發展之新經濟地理學架構,以空間誤差模型估計知識產出與研發投入、人力品質、政府政策、產業聚集之因果關係。實證結果顯示,當G20各國增加研發經費、每人平均收入、研發人員數量與產業聚落之際,各國知識產出將產生顯著正面之直接影響。本文另一重點為知識外溢效果,當鄰近國家增加研發經費、高等教育入學率、高等教育經費支出,對G20集團國內知識產出產生正面影響。值得注意的是知識外溢所產生的負面效果,當鄰近國家大量延攬研發人才與他國產業聚落興起之際,將導致G20國家知識產出之下降。

KW - G20國家集團

KW - 空間計量

KW - 知識外溢效果

KW - G20 countries

KW - spatial econometric models

KW - knowledge spillover effects

U2 - 10.6277/ter.2012.404.4

DO - 10.6277/ter.2012.404.4

M3 - 文章

VL - 40

SP - 515

EP - 538

JO - Taiwan Economic Review

JF - Taiwan Economic Review

SN - 1018-3833

IS - 4

ER -